Menu
Woocommerce Menu

是怎么样创立的,是从何时起头的

0 Comment



时间:2013-06-02 15:44:25 来源:不详

图片 1

在种种纠缠之下,1912年10月3日,民国政府在左右掣肘中,颁布了一个简版的“服制”———“男女礼服服制”,但在使用国货问题上,较好地回应了当下的呼声。在男子礼服方面:“大礼服式如第一图,料用本国丝织品,色用黑”;“常礼服二种。一、甲种式,……料用本国丝织品或棉丝品或麻织品,色用黑。二、乙种式,褂袍式如第三图(按:褂袍向无用西式布料制作,自然是用国货)。”女子礼服,基本上还是传统服制。问题是男子礼服,式样既为西式,却以国货丝织品制作,实在是为难裁缝。故后面又补加了一条:“关于大礼服及常礼服之用料,如本国有相当之毛织品时,得适用。”(《东方杂志[注:
《东方杂志》-《东方杂志》是中国历史上历时最长的一份大型综合性学术期刊,它创刊于1904年3月,1948年12月终刊,历时45年。]》第九卷第5号《中国大事记》)这等于是在暗地里开了方便之门:用毛织品做成衣服之后,你哪里辨得清用料是国产还是进口,咱们广东早就在引进机器和原材料生产质地不错的毛织品了。

换装,不仅为了时尚

所以,嗣后陆续推出的《推事检察官律师书记官服制》、《地方行政官公服令》、《监狱官服制》等等,就不再拐弯抹角了,而是直接说“衣料要用本国丝织品或毛织品”。WWw.lsQn.Cn

中国的“时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无疑是辛亥革命。

但是,这一切,都还只能算是临时的。不同时期的民国,服制问题还在翻来覆去。比如大家最有印象的男女国服———中山装与旗袍———就是经过了多次反复后才非正式确立的。以中山装而论,北伐胜利后,1929年4月16日,第二十二次国务会议议决《文官制服礼服条例》,明文规定:“制服用中山装。”(《内政年鉴》第4册,商务印书馆1936年)。但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一方面,这一条例本身就是急就章,是因为举行孙中山移葬南京的“奉安大典”需要统一服装而议定。另一方面,或许是当时政坛各位大佬权力都大,对于政策法律并不十分感冒;直到1936年2月,蒋介石以命令的形式,下令全体公务员穿式样为中山装的统一制服,中山装才真正正式成为全国公务员的统一制服。(《中央日报》1936年2月19日《蒋院长令饬公务员穿制服》)而旗袍,则要1942年《国民服制条例》出台,规定“女子常服与礼服都仿如旗袍的改装”(《国民政府公报》1942年第387期),才非正式确立,此时,已接近民国尾声。所以,旗袍被誉为国服,主要是江湖的力量而非朝廷的力量,而其确立的先后与正式与非正式之别,也显示出了官方的男尊女卑之势。

一场政治上的革命,使得封建王朝在中国彻底土崩瓦解,同时也将顽固在国人头脑中数千年的“服装等级制”消除殆尽。以服装“昭名分,辨等威”的传统已经过时,传统苛刻的礼教与风化观念被彻底埋葬。换服饰正是人们对平等自由新生活的追求。耐人寻味的是,辛亥的民主革命不甚彻底,但其服饰的革命倒颇为坚决。

至于打晚清以来,伴随时不时兴起的取缔奇装异服行动所颁布的种种服装规范,可谓特别版的民国服制,同时也堪称民国服制的乱象。比如旗袍向被视为国服,早期被讥嘲为民族光复服装复辟,后来被孙传芳明令取缔;蒋介石开展新生活运动,也对旗袍的剪裁和用料横加指点,有何国服风范可言?孔子说:“服之不衷,身之灾也。”国服之飘忽不定,国势之动荡低迷可窥也。或者,在新的时代里,原本就不该有什么国服之制。

西服 成为“革命外表”

涤除旧俗,首先是剪去象征清政治统治的长辫,其次就是不再穿满式官服。接着,政府制订了民国的第一批“服制条例”。

1912年7月参议院公布了服制。服制把服装分为三大类,“常服。礼服纯仿美制。公服专以中国货料,仿西式制用。常服略仿中国古制,稍为变通,惟身长及胫,以便着靴。”

而在上层社会,西服成为一种流行的“官服”。从当时的照片可以看出西服在正式场合地位的变化。1911年12月29日,在南京召开临时大总统选举会,17省代表参加选举。与会者40余人,六成代表穿长袍马褂,四成代表穿西服。1912年2月18日,召开第二次临时大总统选举会。会后,蔡元培率领迎袁世凯专使团到北京。合影中的11位非军人里,8人穿西服。同年3月25日,内阁总理唐绍仪赴南京接收临时政府,孙中山率总统职员和唐绍仪合影。照片上40余人,只有少数人穿传统服装,绝大多数穿西服。西服,成了这个时期必备的“革命外表”。

图片 2

洋礼服 引发“国货运动”

“服制条例”大胆地将西式服装引进中国,将燕尾服确定为大礼服,配有西式白衬衫、背心、黑领结、白手套及黑色高筒礼帽和黑色漆皮皮鞋。但由于洋装的原料多用进口呢绒,因此助长了外国商品在中国的倾销,导致国产丝绸等面料滞销。1912年1月12日,《大公报》上登文《易服以保存国货为要义》:“易服不易料。……我国人民半恃丝绸以为生活存也,安可弃其料而不用哉?”

《申报》1912年5月19日刊登了汉口绅商学界发起组织汉口国货维持会的文章:“凡入会者,以不着外国衣履帽为第一义务。”汉口救国会为宣传爱国买国货的主张,竟有人断指血书,场面十分悲壮:武汉共和党开大会,到会者一千余人,嗣随县程君玉佩登台演说外洋衣帽畅销全国之害,说毕,抽刀断指大书“请用国货”四字,鲜血淋漓。

中山装 纽扣演绎三民主义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