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小书背后

0 Comment


图片 1=800)
window.open(”);”
onload=”if(this.offsetWidth>’800′)this.width=’800′;if(this.offsetHeight>’700′)this.height=’700′;”
>
这是一本不足八十页的小书,语言学家罗常培着《北京俗曲百种摘韵》,1950年11月问世。出版者是北京琉璃厂来薰阁书店主人陈济川。那时他在琉璃厂和上海的广西路分别设有门市,专门经营旧书,亦编书印书。
本书是罗氏根据北京大学常惠替刘半农搜集的一百种曲本,整理出来的一种通俗实用的韵书。写白话文和新诗,当然不必用韵,若要创作民间文艺鼓曲等,开篇就得合辙押韵,讲究民间一直流传的北京口语十三辙。因此这本书既是学术研究,也是适应抗战以来人民急需通俗文艺而诞生的。书稿完成于1941年的昆明,最初发表于香港《星岛日报》戴望舒主编的《俗文学》周刊。陈济川在本书《出版者的话》中说,1942年这书在重庆出版过单行本,“不单校印太坏,而且遭遇到一个很光荣的厄运,没有能够流通普传”。又说1950年的版本,也是纪念刚刚病逝的那位“拥护民间文艺最力的”诗人戴望舒。
老舍先生最早支持了本书的出版。1941年9月,他在罗的居处昆明龙泉镇宝台山为本书写了序言,称誉它有利于“活文艺”的创作,是提倡文艺大众化的。读这序文,让人联想到两人非同寻常的友谊。他们是发小的兄弟,小学、中学同学,连老舍与胡絜青的结合也是罗介绍的。
来薰阁版的《北京俗曲百种摘韵》,背后支持的人更多。当时陈济川有个计划,要出版“古今民间文艺丛书”和“古今民间文艺丛书专刊”,罗常培的这本书即纳入“专刊”中。具体支持这个计划的有郑振铎、叶圣陶、老舍、魏建功、傅惜华、吴晓铃等人。此刻,琉璃厂书贾与知名学人亲密交往的古风仍然依稀可见。不久政策有变,连国营的新华书店也不准再编书印书,更何谈私营来薰阁的出书计划了。
我从旧书店所得的《北京俗曲百种摘韵》,当是反映厂肆文化遗韵的一个见证。当时印了两千册,如今已不易见到。我的藏本还是作者签名本:“方华同志正
罗常培
五○、十二、十七。”书的用纸稍差,设计却佳。封面题署者郭沫若,底衬是刻本子弟书的图案,六个大字是“别还价
百本张”。原件是曲本和版画收藏家傅惜华提供的。
多年来我也不明白,陈济川说的重庆版本遭遇了“光荣的厄运”,究竟指的是什么。最近偶读吴晓铃先生写于1958年的一篇散文《老舍先生在云南》,才知道陈的《出版者的话》,当年由他代笔。吴先生说:
这部书写成之后,由重庆的国民图书出版社因杨今甫先生之介而出版的,是即初版。不料这部书的出版竟首先在重庆的《新华日报》出现了积极而热情的反应。新华社记者郑之东同志以林曦的笔名写了一篇书评刊登在1943年4月22日的《新华日报》上,于是竟被列为禁书,一下子便永世不能翻身了。
实际上吴先生参加了本书校订出版的全过程。想不到一本学术小书竟不容于党国,非要封杀不可,足见当局的昏瞆残暴。莫怪他们一见古籍《马氏文通》就说是马克思的着作,一见晚年托尔斯泰的画像便惊呼是马克思,原因他们都是大胡子!
一本小书的背后竟牵扯了这么多人和事,似乎一时也说不尽。这是我事先绝没有想到的。

汉语方言

1938年该校迁往云南,易名西南联合大学,罗常培也随校到云南。

1941年6月,罗常培到重庆,会到了老舍。老舍当时一人在外,生活亦颇窘迫。罗常培就去卖了一身旧衣裳,请老友在小饭馆好好吃一顿。

《临川音系》

1958年12月13日,罗常培先生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59岁。17日在八宝山公墓举行公祭,老舍为治丧委员。在此期间,老舍写出一篇声情并茂的纪念文章《悼念罗常培先生》。

老舍与罗常培

《莲山摆彝语文初探》(合作,北京大学出版社,1950年)

《国音字母演进史》(商务印书馆,1934年)

2008年11月27日罗常培家属将其遗留的音韵学类书籍及稿本23种126册捐赠国家图书馆。此次捐赠的书籍中包括《释文声类长编》、《释文韵类长编》、《经典释文音汇》《经典释文直音编》等未刊稿本4种,具有音韵学工具书性质。此外,通志堂刻本《经典释文》、同治四年刻本《尔雅义疏》等古籍,或录有段玉裁、黄侃等名家校语,或有罗先生亲笔批校。

《十韵汇编》是《切韵》系韵书材料的总结集

他于民族语言学方面亦有建树,例如他于西南联大时考察云南少数民族的语言,即与李方桂同开风气之先,使西南少数民族语言的研究正式进入中国语言学的视野。

1948年在得知闻一多先生被刺的消息后,毅然回国。继续于北大任教。

1926年底到第二年初,罗常培在厦门大学开经学通论及中国音韵学史,鲁迅先生也恰在这里任教。其时老舍在英国教书,业余时间写出长篇小说《老张的哲学》。脱稿后曾寄罗常培看。罗自认为不是作家,便转给文学大家鲁迅。鲁迅当时的评论是:地方色彩浓厚,但技巧尚有可以商量的地方。

民族语言

1926年至1928年间曾先后赴西安的西北大学、厦门大学及广州的中山大学任教。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于1950年,罗常培获任命负责筹建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今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并任第一任所长。他还曾经担任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代表、中国文字改革委员会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等公职。

1958年12月13日逝世,享年59岁。

1929年,傅斯年成立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罗常培与赵元任、李方桂为该所语言组第一批聘用的研究员。

《唐五代西北方音》

图片 2

人物年表

学人交游

在汉语韵学方面,他著有《汉语音韵学导论》(北京大学出版社,1949年初版,1956年再版)、《汉魏晋南北朝韵部演变研究第一分册》(合作,科学出版社,1958年)等专著及一些论文。《汉语音韵学导论》是普及汉语音韵学的入门书。重点在音理方面,将汉语音韵学里的声、韵、调、切4个概念讲清楚,并据语音学原理,对传统的音韵学术语进行爬梳、整理,有助于初学者消除心目中对汉语音韵学的那种“玄虚、含混、附会、武断,甚至还有些神秘难学”等的偏见。《汉魏晋南北朝韵部演变研究第一分册》是一部学术著作。作者试图全面考察汉魏到陈隋820多年间韵部的演变情况。这对于弥补先秦到唐宋之间汉语语音演变史研究上的欠缺具有重要的意义。此外,他的《十韵汇编》是《切韵》系韵书材料的总结集。他还与人一起合译了高本汉的《中国音韵学研究》。这些都是汉语音韵学研究的重要参考书。

1919年他从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又到哲学系学习了两年,接受了西方的学术思想和治学方法。曾历任北京第一中学校长、西安西北大学教授、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大学教授、西南联合大学中文系主任等。

《语言与文化》(北京大学,1950年,语文出版社,1989年再版)

《北京俗曲百种摘韵》(重庆国民图书出版社,1942年)

专著

《中国音韵学研究》高本汉著与人一起合译

《厦门音系》(1930年初版,1956年新版)

少数民族语言研究

《八思巴字与元代汉语》(合作,科学出版社,1959年)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