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像桃花运同样神话,书铺风景

0 Comment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手捧《书店传奇》,由此认识一位传奇女子-逐书走世界的钟芳玲,仿佛是不期而遇的邂逅,宛如美梦一般,陶醉于相知相遇的惊喜与感动。
先人以晨光与星月的殚精竭虑,点燃了知识的淬火,以文字凝结成人类文明璀璨的星河。读书之于吃饭,正如精神之于物质,都是生活的必需品。在书中,找到心情的慰藉,提升精神的力量。
书店是精神食粮的集散地,知识在这里吐纳,智慧川流不息。一本本书籍安然躺在书店里,宛若指引人灵魂的盏盏明灯,等待人们品味欣赏。
有句话说的好:“爱书的人,不是在去书店的路上,就是在书店里。”每个爱书人都会对书店产生一种强烈的向往,一排排的书架中就是最舒心称意的处所。钟芳玲说,惟有在书的世界中,我才能真正地解放,有一种安全、宁静的感觉。也因此,这位奇女子,行走于文字架构的书籍之中,乐享精神上的富足与安宁。
精致的包装,雅致的封面,细细寻味那一处处特色的书店,让人叹为观止的不在技术,而是绝美的艺术。这边书即是微缩的书店世界,即使对书再无动于衷的人,也能发出一丝心底的惊喜。
让心情随着故事游走,钟芳玲带你去西方书店大开眼界。
以西洋古书和绝版印刷品为主的莎乐伦书店已经走过了250年,被誉为“极少数没有被潮流毁坏的美好事物”,闹市区中取静,店里洁净雅致,灯光暗黄透出温润的光泽,中世纪手抄羊皮纸页、莎士比亚的戏剧海报等稀品随处可见,处处洋溢着尊贵古朴的不凡品位。你绝对不会想到,曾为英国皇家的出版商的莎乐伦,曾出版的华丽之书曾与泰坦尼克号沉入大海。
如果你来旧金山索玛区的蒲公英书店,肯定会叹为观止。即使是廉价的东西,经过店主的精巧构思,都变得高雅不俗。相关的主题书和礼品巧妙在一起,时而际会巴黎的浪漫风,继而欣赏日本工艺的简洁和质感,眼光交错集会,目不暇接。店主物质欲望不高,活像理想主义色彩浓厚的老嬉皮,书店也成了大小孩子的玩耍胜地。怪不得作者与其相逢恨晚!
这个社会,不是有权人的世界,也不是有钱人的世界,而是有心人的世界。钟芳玲就是有心的书人。不论是书店的一尊雕塑,或是悬挂的油画,或是主人的宠物,钟芳玲都能娓娓道来一大把的故事:
始建于1934年的鲍德温书仓,曾因收藏第一版《了不起的盖茨比》,引发国际媒体的报道。1822年的古朴建筑,古董挂钟滴答答走过几十年,白漆的窗棂,暗红色的大门,金属大肚暖炉,绿漆镶边的原木柜台,在古朴淡雅的小屋,每天有书相伴,人生夫复何求!
在榆林区,“牦牛尾巴”书店更像是舒马赫的乌托邦,由南美与欧洲的木雕、中国圣像和灯笼、刺绣的抱枕组成一个瑰丽奇异的世界,令人惊奇的是,商品数据记录都是店主手绘而成,精巧细腻,热爱艺术的店主爱丽丝和萝伦不为成功和名利,像极了维多利亚时代走出来的人,专为创造生活的情调和美好。
如果你走进彼得的意外惊喜书店,与他交谈一番发现极富个性的他又是另一重惊喜;还有竟然以一个肮脏的书地命名,而喜爱音乐性格达观的店主伊查克自称对书产生不了感情,却坚守了书店二十六载;珊蒂古德夫妇因书结缘,楼上楼下,一个卖书郎,一个补书娘,琴瑟和鸣,堪称世间最令人羡慕的幸福典范。
西方的书店多是两代甚至家族的文化遗产,有一种文化氛围和底蕴的深厚积淀,在积年累月的书报熏陶中,周边的文化气息逐渐积淀而成,正成为每一个小城市民引以为豪的精神力量和小城不可复制的文化财富。但是随着网络的风行,一些书店面临倒闭的命运。凯普乐书店就是其一,但是我们看到了社区人们的对文化的坚守和支持:曾被评为全美最佳书店的的凯普乐,因保持社会良心和一贯的正直,一直是社区的文化地标。当书店无声倒闭时,社区民众不忍心看他们心爱的地方消失,成立了救救凯普乐的网站,并主动集资和用实际的消费让书店起死回生,创造了40天后又神奇般复活的奇迹。
书店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品,而其特色的小巧的书就超脱了建筑物,这些故事本身就是书店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给了书店以源源不断的生命力。西方书店里,更多看到店主的平和达观的心态,看到的是民众的高素养,看到的是对文化传承的执着,看到的是生活中有书相伴的爱和美。
她说,这一本厚厚的书店旅行记录远非仅仅讲述书的故事,而是更多的是人的故事,是看到听到闻到的感动。是啊,还有什么比人与人心灵之间的真诚对接更触动人心的呢?
这位自诩“逐书而行”的女子,本身也是一个传奇。念了近十年的哲学系,写博士论文时,却发现自己喜爱古登堡甚于亚里士多德,自此与书结下不了缘:逛书店、看书展、参观图书馆,到处觅书、翻书、买书,与各地书人聊书、品书。从1997年至今15年的时间里,她走遍西方书店,汇集成了《书风景》《书天堂》《书店传奇》,可谓是给我们奉上一道丰富的盛宴。
她为书而生,对书的痴狂淋漓尽致:出门总会带几本书在包包里,和朋友的约会地点也通常选在书店,旅行箱塞得再满也要带几本书和杂志,每到一地先去逛书店,能和店主滔滔不绝侃几个小时……
在她看来,与书店的际遇则是随性,随感、随缘。访书的过程从来都不按计划,而是正好有机会,心情和时间凑巧,于是潇洒成行。她说,从来不在乎去过多少国家,发现了多少有趣的书人和书地,才是最重要的旅游体验。
在书店的图片里,在作者缓缓流淌的故事里,即使一个不太关注书的人,恐怕也很难保证面对如此特色的书店不动于心。怪不得很多人看过钟芳玲的书之后,对书产生亲近感,有了一种开书店的冲动。于是,一个个独特韵味的书店应运而生。在纸本阅读江河日下的情势下,这或许又是一个传奇。
书店是一扇别致的窗,在高速行进的生活中,不妨先打开《书店传奇》,暂时抛掉喧闹的噪气,给心灵一丝喘息,享受玲珑有致的清静,找到滋养生命的力量!
书店、书,人,怎么不算是一场美妙的艳遇?
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在这个仲夏夜,不必出走,带着《书店传奇》,开启一段有能量的旅程。
因为书店,爱上阅读,爱上书。

书店的倒闭潮最近几年一直不绝。而对书店的政策支持的呼声也不绝。对于纸质阅读和书店的讨论也在继续,可却不会有一个清晰的答案出现,这是因为每家书店都属于当地人文景观,移植到另一处,却有可能“水土不服”的状况出现。这归根结底是书店的应变能力有问题了。
自从钟芳玲推出书店风景系列图书之后,这几年人们对书店的关注度持续增加。书店所给我们提供的不仅仅是温暖的灯光,还包含了精神的指向。如要在城市的人文风景线与城市文化空间之间做出选择,那书店风景才是人与精神的契约。
书店风景
书店达人钟芳玲接连推出了《书店风景》《书天堂》《书店传奇》,而这一股书店风潮还在继续。她说:“世上处处皆有好风景,然而最最吸引我的,还是书店风景。”对更多的读者来说,书店永远是每个爱书人的精神圣地,也是书籍的归属和家园。
书店所承载的是文化传承,可在今天随着电子购书的发展,许多书店不得不面临更多的问题,如何才能存活下来,成为各地书店首先考虑的问题。书店风景是当地风物,它所象征的是一个城市的文化高度。西安万邦图书城的魏红建说,不管世事如何,书店还要继续开下去!这不仅是源于对书店的挚爱,更重要的是通过书店这个平台,聚集了形形色色的人物和多元的思想,这是书店的财富。
有意思的是,中外书店的对比或许能让我们看到书店的风格与风光,欧美书店和大陆的书店,有着些许差异,但在对待书的态度上却是相似的。在谈到书店风景时,钟芳玲说:“走过上千家书店,对我而言,每一家书店都像一幅风景画,有的婉约秀丽,有的气势磅礡,有的细致精巧,有的古意盎然,当然也有一些就个人的标准而言,相当乏善可陈。但无论如何,我总是心存感激,任何一种类型的书店,总能吸引与它相契合的顾客。在书的世界里,每个人自有他的天地。”
对很多书痴来说,到港台旅行,最重要的是逛逛那些书店,香港的二楼书店是一种传奇,台北的诚品书店,仍有自己的地位。但就大陆书店来说,可能在规模和内容上无法跟港台书店相比,那一道风景却一样是亮丽的。
书店业中的传奇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现代文学资料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善在他的新书《不日记》里详叙他在香港淘书的经历,这淘书、逛书店正是书痴们向阅读致敬的一种方式。而更多的旅行者进行着书店旅行,这不仅是看书店风景,也是通过在书店间行走,观察不同地区的文化风貌。80后标准书痴、实体书店狂热者雅倩在《中国独立书店漫游指南》中对中国23个省份的最大、最有特色的书店进行了基础素描,由此可以观察到不同书店之间的差异。
除了这一本漫游指南,北京、上海、成都还相继推出自己的《书店地图》,并随着书店的变化对书店情况进行更新。株洲的舒凡女士对书店偏爱有加,每到一地旅行,总不忘记去看看书店。像这样的书店旅行在微博上、博客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呈现。
前两年,深圳尚书吧的扫红连续推出了《坐店翻书》两种,读者很喜爱。而“全天候读书人”杨小洲自2004年至2012年探访了国内多家特色书店,他将逛书店的经历结集为《逛书店》,淘书过程中的闲情趣事也颇有味,处处流露爱书人访书猎书的兴味与痴迷。
与此对应的是对国外书店的关注:日本的岩波书店和法国的莎士比亚书店,可谓是书店业中的传奇,它们的故事多姿多彩而富有文化气息,让书店人找到了更多的书店理想。
对书店爱好者来说,逛书店不仅是看书店的氛围,而是那细微的细节比如书架、书籍的陈列,墙壁上的留言板,诸如此类的内容构成了书店风光。不过,这种喜好固然是由于对书籍的热爱,也还包括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谈到书店时,雅倩说:阅读——这一涤荡灵魂的最好的方式,越是在现代的社会,越是珍贵。因此,不要害怕我们有一天会真正地彻底地孤独,不要害怕有一天我们所在的城市永远不会再有书店。
未来的书店空间
未来的书店会怎样?这个命题时常会困惑着书店主、读者,“也许在未来是一个古董行业,看书的人越来越少了”。这样的论调其实是看不到书店的发展是有着复杂的社会背景的。一部《新华书店总店史》,可以说是中国人的阅读史。那一种人与精神的交汇,共同完成的契约是精神的,是对未来生活的探索。
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开书店的人是有病的。在《书店病人》一书里,作者说,开书店者,对书的热爱,无疑都是一种病,他们正是书店病人,延续着文化的传承,社会的血脉,虽然开书店也是营利事业,不可否认的其价值取向在于为社会提供更多的营养。所谓书店病人,他们对书的情怀甚为独特,可能也真只有“病态”才能形容,好像是只有书才能带给生活、精神的愉悦,超越了一般的欲望。这或许能解答未来书店的可能性。
不过,这也只是一种可能,对书店来说,其所面临的挑战是严峻的,既有读者口味的变迁,也有房租上涨、物流成本增加的可能,小书店存活的几率就大大地降低了。因此在谈论书店时,大众更愿意用“坚守”来形容,可通过对不同形态的书店观察,或许我们能发现书店空间的变化、经营方式的改变,都决定了书店的未来走向。但不管怎样,书店所给人们提供的是对生活的信心,是对美好未来的祈愿,通过与精神的契约,来完成生活的转变。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