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永利电玩城司马楚之

0 Comment

司马悦,字庆宗。由司空司马出任为立节将军、建兴太守,转任宁朔将军、司州别驾。后又迁任太子左卫率、河北太守。
世宗即位之初,任司马悦为镇远将军、豫州刺史。当时有个汝南上蔡人叫董毛奴的,身边带有五千钱,死在大路旁。郡县官吏怀疑是当地人张堤抢劫杀人,恰巧又在张堤家中搜出钱五千。张堤害怕严刑拷打,只得承认董毛奴是自己所杀。这件案子移到州府,司马悦在审讯中观色察言,怀疑张堤的招供不实。于是他传讯被害人董毛奴的哥哥董灵之,对他说:“张堤杀人抢钱,当时慌乱狼狈,应该会丢下什么东西,你发现这个贼人留下了什么物证?”董灵之说:“只找到一把刀鞘而已。”司马悦叫他取来刀鞘一看,说道:“这把刀鞘不是里巷一般人所造的。”于是召来州城所有的刀匠,把刀鞘出示给他们看,有一个叫郭门的刀匠上前说道:“这把刀鞘是我亲手制造的,去年卖给了城民董及祖。”司马悦将董及祖收审,责问他说:“你为什么杀人抢钱?现在有你丢下的刀鞘为证。”董及祖抵赖,董灵之又在董及祖身上发现了董毛奴所穿的黑色短袄,董及祖于是伏法。司马悦审理案件,大多像此案这样。豫州的人到如今仍然称颂他。
司马悦与镇南将军元英进攻义阳,占领了该城。世宗诏令把萧衍所属的司州改为郢州,授任司马悦为征虏将军、郢州刺史。萧衍派遣他的豫州刺史马仙碑,左军将军、永阳戍主陈可等人率领一万人,在三关南面六十里处依着山势筑起一座城池,名为竹敦,派他的辅国将军、济阴太守蓟沛率精兵二千人在此戍守。后来又在关南四十里处的麻阳旧栅筑起城池,马仙碑派轻装的骑兵往来东西两地进行节制调度。关南的百姓,多数人对大魏和萧衍政权都怀有期望。司马悦令西关统军诸灵凤乘其不备进行攻击,将萧衍军打败,烧毁了那里所有的城楼和储积,擒获蓟沛及辅国将军、军主刘灵秀。世宗下诏说:“司马悦首先攻取义阳,征战谋略又多有成功。但他长期离开京都,屡次请求入朝。可以成全他的心愿,让他回到朝廷。”不久皇帝又令他以本将军就任豫州刺史。论其攻占义阳的功劳,封司马悦为渔阳县开国子,赐给食邑三百户。
永平元年,豫州城民白早生图谋叛逆,割下了司马悦的首级,把它送给萧衍。不久邢峦收复悬瓠,皇帝下诏说:“司马悦突遭横祸,身首异处,他是国戚旧勋,特别值得悼念。主书董绍,受命出使于外,被囚禁在异域,实在应当怜惜。尚书省可酌情从被俘贼将齐苟儿等四人中遣送二人,令扬州刺史写好文书派人前去,将这两个人交换司马悦的首级和董绍,迎接其回来,以安慰死者和幸存的人。”又追赠司马悦为平东将军、青州刺史,赐帛三百匹,定谥号为庄。司马悦之子司马月出承袭其爵位。

司马楚之,字德秀,晋宣帝弟太常馗之八世孙。父荣期,司马德宗梁益二州刺史,为其参军杨承祖所杀。楚之时年十七,送父丧还丹阳。值刘裕诛夷司马戚属,叔父宣期、兄贞之并为所杀。楚之乃亡匿诸沙门中济江。自历阳西入义阳、竟陵蛮中。及从祖荆州刺史休之为裕所败,乃亡于汝颍之间。

楚之少有英气,能折节待士。与司马顺明、道恭等所在聚党。及刘裕自立,楚之规欲报复,收众据长社,归之者常万余人。刘裕深惮之,遣刺客沐谦害楚之。楚之待谦甚厚。谦夜诈疾,知楚之必自来,因欲杀之。楚之闻谦病,果自赍汤药往省之。廉感其意,乃出匕首于席下,以状告之曰:“将军为裕所忌惮,愿不轻率,以保全为先。”楚之叹曰:“若如来言,虽有所防,恐有所失。”谦遂委身以事之。其推诚信物,得士之心,皆此类也。

太宗末,山阳公奚斤略地河南,楚之遣使请降。因表曰:“江淮以北,闻王师南首,无不扑舞,思奉德化。而逼于寇逆,无由自致。臣因民之欲,请率慕义为国前驱。今皆白衣,无以制服人望。若蒙偏裨之号,假王威以唱义,则莫不率从。”于是假楚之使持节、征南将军、荆州刺史。奚斤既平河南,以楚之所率户民分置汝南、南阳、南顿、新蔡四郡,以益豫州。

世祖初,楚之遣妻子内居于鄴,寻徵入朝。时南籓诸将表刘义隆欲入为寇,以楚之为使持节、安南大将军,封琅邪王,屯颍川以拒之。其长史临邑子步还表曰:“楚之渡河,百姓思旧,义众云集,汝颍以南,望风翕然,回首革面。斯诚陛下应天顺民,圣德广被之所致也。”世祖大悦,玺书劳勉,赐前后部鼓吹。

义隆将到彦之溯河而西,列守南岸,至于潼关。及彦之等退走,楚之破其别军于长社。又与冠军将军安颉攻滑台,拔之,擒义隆将朱修之、李元德及东郡太守申谟,俘万余人。上疏曰:“臣奉命南伐,受任一方,而智力浅短,诚节未效,所以夙夜忧惶,忘寝与食。臣屡遣人至荆扬,所在陈说,具论天朝盛化之美,莫不忻承圣德,倾首北望。而义隆兄弟知人情摇动,遣臣私仇顺为司州刺史,统淮北七郡,代垣苗守悬瓠。自巩、洛、滑台败散已来,义隆耻其败北,多加罪罚。到彦之削位,退同卒伍,杀姚纵夫于寿春,斩竺灵秀于彭城,王休元托疾,檀道济斥放。凡在腹心,悉怀疑阻。民怨臣猜,可谓今日。臣闻平殄寇逆,必乘战胜之威;建立功勋,亦因离贰之势。伏惟陛下圣德膺符,道光四海,神旌所指,
莫不摧服,其未宾者义隆而已。今天纲遐举,殊方仰德。固宜扫清东南,齐一区宇,使济济之风,被于江汉。”世祖以兵久劳,不从。以散骑常侍徵还。

从征凉州,以功赐隶户一百。义隆遣将裴方明、胡崇之寇仇池。以楚之为假节,与淮阳公皮豹子等督关中诸军从散关西入,击走方明,擒崇之。仇池平而还。

车驾伐蠕蠕,诏楚之与济阴公卢中山等督运以继大军。时镇北将军封沓亡入蠕蠕,说令击楚之等以绝粮运。蠕蠕乃遣奸觇入楚之军,截驴耳而去。有告失驴耳者,诸将莫能察。楚之曰:“必是觇贼截之以为验耳,贼将至矣。”即使军人伐柳为城,水灌之令冻,城立而贼至。冰峻城固,不可攻逼,贼乃走散。世祖闻而嘉之。

寻拜假节、侍中、镇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云中镇大将、朔州刺史,王如故。在边二十余年,以清俭著闻。和平五年薨,时年七十五。高宗悼惜之,赠都督梁益秦宁四州诸军事、征南大将军、领护西戎校尉,扬州刺史,谥贞王。陪葬金陵。

长子宝胤,与楚之同入国。拜中书博士、雁门太守。卒。

楚之后尚诸王女河内公主,生子司马金龙,字荣则。少有父风。初为中书学生,入为中散。显祖在东宫,擢为太子侍讲。后袭爵。拜侍中、镇西大将军、开府、云中镇大将、朔州刺史。徵为吏部尚书。太和八年薨。赠大将军、司空公、冀州刺史、谥康王。赠绢一千匹。金龙初纳太尉、陇西王源贺女,生子延宗,次纂,次悦。后娶沮渠氏,生徽亮,即河西王沮渠牧犍女,世祖妹武威公主所生也。有宠于文明太后,故以徽亮袭。例降为公。坐连穆泰罪失爵。

延宗,父亡后数年卒。

,字承业。世宗时,悦等为裔理嫡,还袭祖爵。位至后军将军。卒,赠征虏将军、洛州刺史。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