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渤大学子在世界读书日全国征文大赛中获奖,每个人都有书的珍藏

0 Comment

谁都有书的珍藏记忆
我们这些被称之为教师的人,读书读了十多年,教书教了多年、十多年、甚至几十年了,一直都与书为伴,书也许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其实,每一个人都会有关于书的珍藏的记忆和故事。
你看,潜海龙老师珍藏着的那本《世界微型小说荟萃300篇》就是6年前参加《钱江晚报》“漂流书”活动中“漂”来的一本书。书并不是珍本或孤本,可那个过程却令人怀念与感动;再看,沈海夫老师珍藏的那本《学生第二》,本是培训班中同学的奖品,因自己爱不释手而要来的,这书,给他的管理带来了极大的帮助;还有楼红维那一套《汪曾祺全集》、朱雪晴的《绿野仙踪》、杨莹的《现代汉语词典》和葛银环的那本手抄本……何尝不是值得永远珍藏的记忆。
珍藏着的记忆,需要翻箱倒柜地挖掘与寻找,需要调动自己大脑最边缘的细胞,需要静静地去撩拨它。
故事在哪里
这次征文的主题是:我珍藏着的一本书。刚刚出版的一本书,我看了,然后放在书架上,比如《乔布斯传》,能算珍藏吗?恐怕不能吧;去年得到的一本书,我一直放在床头,偶尔翻看,比如龙应台的《目送》,能算珍藏吗?大概也不能算;自己订阅的教学杂志,能算珍藏吗?珍藏,应该有一定的历史跨度,应该有一段特殊的经历,或者有一个感人的故事。构思时,特别是关于这个“藏”的动词,应该把它晒一晒。莫言在领取诺贝尔文学奖时,有一个演说,题目是《讲故事的人》。在演说中,他讲了许多个故事,甚至可以说,是用故事串联起来的演说。小说靠的是故事,故事最能吸引人。可是,在这次征文中,精妙的故事实在太少了。有相当文章,不是在说珍藏的故事,而是在介绍书中的故事,甚至什么故事也没有。有故事的人,是一种幸福的人。难道我们都不是有故事的人?
好题目是怎么毁坏的
第一次看到这个题目:《珍藏的,不仅仅是一本书》,颇为兴奋,给了它一个高分。看下去,看下去,又看到这样一个题目,迟疑一下,减了几分。看着看着,又发现了好几个同样的题目,不禁紧紧地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谁模仿谁?怎么办?索性倒回去,把原先打高的分数统统都拉下来,谁叫你们撞了车!如果说,多次重复的题目只有这样一个,那倒还可以透口气,遗憾的是,一次又一次重复的题目实在不是少数,比如《一本书,一段情》、《那书那人那情》、《与你为伴的日子》、《长长的路慢慢地走》……这样的题目,一篇又一篇地跳入我的眼帘,就好像看到一次次的撞车事故。哎,单独地看,都是好题,可怎么经得起集体唠叨。
只能这样开头吗 “在我的书架的一角,有一本很不起眼的书,它的书名叫……”
“在我的床头,放着一本厚厚的书,它的名字叫……”
“那是XX年前的一天,我在XX,无意中看到了一本《XX》……”
这是不少征文的开头。这自然是一种开头,而且还可以说是开门见山。可只能这样开头吗?为什么不想想:别人会不会也这样起笔?我要不要寻找自己的独特。是这样的开头,结尾呢?是不是只有这样
“这本书已经陪伴我XX年了,它一直鼓舞着我。每当见到它,总会有一股暖流在涌动。”
写作是什么?说到底,就是寻找不同,表达个性。 获个奖并不难
880篇,这个数目是够大的了,叠起来足有一尺高。获奖比例不算高,最后评出一等奖30篇、二等奖70篇、三等奖100篇,优胜奖200篇。不到50%。但其实获个奖并不难。因为有相当大的一部分,是一看题目就可以否定的,比如“读什么什么有感”。明明征文的主题是《我珍藏着的一本书》,你却来了个读后感。这就好比,明明是跑步比赛,你却要开着赛车与大家比快。挑明了说,有些学校的有些老师只是为了应付,或者被迫在应付,何必呢?其实,这也不能全部怪这些作者。一方面要大家多读书,一方面又不给足够的读书时间,更没有创造良好的读书的氛围。如今,好像每一位教师都忙得团团转。照理,沟通信息化了,交通现代化了,办公自动化了,人应该悠闲得不得了,可不知道都在忙什么。没有读书,没有藏书,怎么写珍藏呢?正因为有大量的应付之作当基数,你如果认真地对待,获个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吗?当然,想获一二等奖,则有点难。
但愿下一次,见不着应付之客。

由中国散文学会、二十一世纪百年文艺中心和中国读书网共同发起的2007年世界读书日全国征文大赛在国际劳动节前夕落下帷幕。我校9名同学在此次大赛中分别获得特等奖、一等奖、二等奖和三等奖,中文系赵文婷同学和新闻与传播学院栾亚娜同学参加了在北京国家图书馆举行的颁奖大会和世界读书日主题活动,并被聘为21世纪少年文学院签约作家。我校被确定为世界读书日宣传教育基地,
学生处张贺楠老师、中文系柳延辉老师、新闻与传播学院王大壮老师获优秀辅导奖。
参加2007年世界读书日全国征文大赛是渤海大学世界读书日宣传周活动中的一个主题活动,各院共选送2650篇征文,经过认真地选拔、评定和修改,共有102篇作品被选送到北京中国散文学会世界读书日全国征文大赛组委会,最后有9篇作品获奖。获奖的同学获得了具有珍藏价值的书籍。获奖名单:特等奖中文系
刘欢 《花儿盛开的时节》 稿号SWC–20一等奖中文系 刘敏
《飘满艾香的草房子》稿号SWC–21二等奖中文系 富敬
《飞瀑之声回荡耳旁》稿号SWC–22 外国语学院 孙伟 《朗读印象》
稿号SWC–23新闻与传播学院 田景波《书香苑》 稿号SWC–24新闻与传播学院
胡艳丽《一梦到红楼》 稿号SWC–25三等奖新闻与传播学院
栾亚娜《雪之炼雪之恋》稿号SWC–26中文系 宋 欣
《怀念,因为永不相见》稿号SWC—27中文系 赵文婷 《重回旧日时光》
稿号SWC—28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