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Woocommerce Menu

永利电玩城公孙表

0 Comment

公孙表,字玄元,燕郡广阳人。早先是一个儒生,四处游学。慕容冲任他为尚书郎。慕容垂攻破长子城之后,公孙表跟随他到了中山。慕容宝失败逃走,他就归附了朝廷。朝廷派他为使者出使江南,十分称职,任尚书郎。后来授任他为博士。当初,太祖认为慕容垂的几个儿子分别占据险要之地,权柄互相转易,终于导致灭亡;而且其国内风俗敦厚朴实,人们很少有什么嗜好与欲求,不能够启发他们的智慧,只能诱导其追求利欲,公孙表对此很不以为然。公孙表秉承皇帝的意旨,进上《韩非书》二十卷,太祖对此极为赞赏。
太宗即位之初,公孙表参与谋划将军元屈的军事行动,征讨吐京的反叛胡人,被胡人打败。公孙表由于事先劝止过元屈,太宗认为他不错,赐给他爵位为固安子。黄河西部饥饿的胡人刘虎聚结流民,在上党造反,向南侵犯河内。太宗令公孙表率军讨伐刘虎,又令公孙表与姚兴的洛阳戍将约定时间,让他在黄河南岸准备策应,然后才进军讨伐胡人。当时胡人内部互相猜疑,自相残杀,公孙表认为他们有分裂瓦解的趋势,就不与洛阳戍将互通消息,率领部众征讨刘虎。公孙表治军法令不严,被胡人打败,士卒伤亡大半。太宗对此耿耿于怀。
到刘裕征伐姚兴的时候,兖州刺史尉建听说敌人来了,便放弃滑台向北逃走,皇帝令公孙表随从寿光侯叔孙建屯驻枋头。泰常七年,刘裕死,朝廷计议收复黄河南岸被侵占的地方。太宗认为只要占领了淮水一带的地盘,滑台等三城的敌军自然会束手就擒。而公孙表则坚持应当首先攻城,太宗听从他的意见。于是以奚斤为都督,以公孙表为吴兵将军、广州刺史。奚斤等人渡过黄河,公孙表则攻打滑台,攻打多时未能取胜。太宗于是亲自南巡,声援公孙表。公孙表等人占领了滑台之后,引军向西征伐,在土楼大败刘义隆的部将翟广,进而围攻虎牢。太宗临时驻扎在汲郡,始昌子苏坦、太史令王亮向皇帝奏称,公孙表把军队布置在虎牢东面,没有占据有利的地形,所以使得敌寇不能及时被消灭。太宗平素很喜欢术数,对公孙表先前就存有怨忿,及至攻打虎牢的时候,士卒伤亡很多,于是就派人乘黑夜到营帐中把公孙表缢死。公孙表时年六十四岁。太宗因为贼寇尚未退走,把此事掩盖起来而不予公开。
当初,公孙表与渤海人封恺友善,后来替自己的儿子求娶封恺的侄女,封恺不应允,公孙表深怀怨恨。及至封氏被司马国..逮捕,太宗因为他是旧族想要宽宥他,公孙表坚持证明他有罪,于是就杀了封氏。公孙表为人外表谦和而内心好疑忌,当时人们都以此而鄙薄他。公孙表本来与王亮同在营署供职,到了他出任刺史时,对王亮轻视侮慢,所以王亮后来弹劾他,使他遭受灭顶之祸。

公孙表,字玄元,燕郡广阳人也。游学为诸生。慕容冲以为尚书郎。慕容垂破长子,从入中山。慕容宝走,乃归阙。以使江南称旨,拜尚书郎。后为博士。初,太祖以慕容垂诸子分据势要,权柄推移,遂至亡灭;且国俗敦朴,嗜欲寡少,不可启其机心,而导其巧利,深非之。表承指上《韩非书》二十卷,太祖称善。

太宗初,表参功劳将军元屈军事,讨吐京叛胡,为胡所败。表以先谏止屈,太宗善之,赐爵固安子。河西饥胡刘虎聚结流民,反于上党,南寇河内。诏表讨虎,又令表与姚兴洛阳戍将结期,使备河南岸,然后进军讨之。时胡内自疑阻,更相杀害,表以其有解散之势,遂不与戍将相闻,率众讨之。法令不整,为胡所败,军人大被伤杀。太宗深衔之。

及刘裕征姚兴,兗州刺史尉建闻寇至,弃滑台北走,诏表随寿光侯叔孙建屯枋头。泰常七年,刘裕死,议取河南侵地。太宗以为掠地至淮,滑台等三城自然面缚。表固执宜先攻城,太宗从之。于是以奚斤为都督,以表为吴兵将军、广州刺史。斤等济河,表攻滑台,历时不拔。太宗乃南巡,为之声援。表等既克滑台,引师西伐,大破刘义隆将翟广等于土楼,遂围虎牢。车驾次汲郡,始昌子苏坦、太史令王亮奏表置军虎牢东,不得利便之地,故令贼不时灭。太宗雅好术数,又积前忿,及攻虎牢,士卒多伤,乃使人夜就帐中缢而杀之。时年六十四。太宗以贼末退,秘而不宣。

初,表与勃海封恺友善,后为子求恺从女,恺不许,表甚衔之。及封氏为司马国璠所逮,太宗以旧族欲原之,表固证其罪,乃诛封氏。表为人外和内忌,时人以此薄之。表本与王亮同营署,及其出也,轻侮亮,故至于死。

第二子公孙轨,字元庆。少以文学知名,太宗时为中书郎。出从征讨,补诸军司马。世祖平赫连昌,引诸将帅入其府藏,各令任意取金玉。诸将取之盈怀,轨独不探把。世祖乃亲探金赐之,谓轨曰:“卿可谓临财不苟得,朕所以增赐者,欲显廉于众人。”

后兼大鸿胪,持节拜氐王杨玄为南秦王。及境,玄不郊迎。轨数玄曰:“昔尉他跨据,及陆贾至,匍匐奉顺,故能垂名竹帛。今君王无肃恭之礼,非蕃臣也。”玄使其属赵客子对曰:“天子以六合为家,孰非王庭?是以敢请入国,然后受谒。”轨答曰:“大夫入境,尚有郊劳,而况王命者乎?请奉策以还。”玄惧,诣郊受命。轨使还,称旨,拜尚书,赐爵燕郡公,加平南将军。

及刘义隆将到彦之遣其部将姚纵夫济河,攻冶坂。世祖虑更北入,遣轨屯壶关。会上党丁零叛,轨讨平之。出为虎牢镇将。

初,世祖将北征,发民驴以运粮,使轨部诣雍州。轨令驴主皆加绢一匹,乃与受之。百姓为之语曰:“驴无强弱,辅脊自壮。”众共嗤之。坐徵还。真君二年卒,时年五十一。轨既死,世祖谓崔浩曰:“吾行过上党,父老皆曰:公孙轨为受货纵贼,使至今余奸不除,轨之咎也。其初来,单马执鞭;返去,从车百辆,载物而南。丁零渠帅乘山骂轨,轨怒,取骂者之母,以矛刺其阴而杀之,曰:‘何以生此逆子!’从下到擘,分磔四支于山树上以肆其忿。是忍行不忍之事。轨幸而早死,至今在者,吾必族而诛之。”

轨终得娶于封氏,生二子:斌,叡。

公孙斌,袭爵。拜内都大官。正光二年卒。赠幽州刺史。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